松野逸松

カラ一沼,太中坑。今天的一松和中也依旧那么可爱。

【双黑】鹤的报恩

#ooc请注意

#剧情略扯(是很扯才对)请注意

#就是一段,先存着





窗外铃虫作响,缅怀着残留未去的夏末,窗外大片的麦草已有泛黄,老榕树下开始有了几片落叶无声呜咽。中原中也将窗子关起,挡住挤进屋内的含冷微风,屋内再次渐起的间断咳声皱了中原的眉宇,紧了他的薄唇,他放下手中纺物起身有些急着想要看看里屋人的情况,却不小心打翻了一旁放置的线缒,在地上形成了一团散乱的姿态,他伸手去拾起它,无意间碰到尖处刺的他有些痛,中原中也举起右手看着那个伤痕累累的手指,虽然是无缘由的,但他感到了莫名的不安,就像那散线一样交织在他心头缠绕着,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太宰。

他迅速将线团收好放回纺机上跑向里屋,本不太牢实的地板被踏吱呀作响,中原中也有些跌跌撞撞的跪坐在面前人的身侧,抚过对方因咳嗽而有些颤抖的脊背,看着对方手掌中偶然透出的那一抹红色。然后在他紧锁眉头用另一只手抓住衣物收紧五指,明显流露出担忧与焦躁时却听到了身前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

你是病傻了么,现在还能笑的这么气人。
中原中也收回手搭在腿上,看着对方表情气也不是无奈至极。

怎么可能,再傻也不会有小矮子傻。
太宰治知道现在即使惹中原中也生气他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动手了,他眨了眨眼睛,看着对方眯眸气呼呼的容忍模样倒是有趣,然后他伸出手牵起中原中也的,轻抚着,把玩着,像是对待一件珍品一样细细划过上面的脉路,整的对方只能缩起肩膀,紧绷神经却不敢轻易有什么大的动作。太宰治能够看到他脸上漫上的嫩红,爬过耳畔然后晕染了脸庞。

真漂亮的手指呢。
太宰治垂下眼帘由心的感叹着,将对方的另一只手也牵了起来,放在自己微大一圈的双手中间包裹住,阖上双眸像是在祈祷。

…好看什么,都已经算是疤痕了。中原中也内心回应着,然后任由对方的动作,注视着太宰治日渐瘦削的肩膀片刻后低下头,将额头尽量靠近对方的手指。而且这家伙,以前手是有这么凉的么。

如果哪天,我再也没有漂亮的手了…。中原中也整理着脑中纷杂的言语,太宰治手心的温度刺的他有些说不出话来。虽然以前也不好看,现在更是。他握紧了些手指,之后吐出的话语几近是喃喃。但…我是说如果的话……。
还未等中原中也的犹豫着将话语说全,太宰治将被包裹住的双手向自己的方向又拉过来了一点,然后松开手掌亲吻中间合拢的手指,到指节,最后将其舒展开吻向指尖,声音低沉且沙哑。

那是当然了。
中也。

随后太宰治再次把那双手紧紧握住,在中原中也想要劝阻的眼神中跪坐起来,前倾上身给了对方一个轻柔的吻。






▪下面是对应的歌词那段。

「绮丽(きれい)な指(ゆび)だね」と
「真漂亮的手指呢」
伤(きず)だらけの手(て)を握(にぎ)る、その手(て)が
将满是伤痕的手握住的,那只手
あまりにも冷(つめ)たくて…
十分的冰冷……

「いつか、绮丽(きれい)な指(ゆび)がなくなっても、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没有漂亮的手指了,
それでも、私(わたし)を爱(あい)してくれますか?」
就算那样,你还会爱著我吗?」
「当(あ)たり前(まえ)だよ」って 咳(せ)き込(こ)みながら
说著「那是当然的了」 你一边咳嗽著
痛(いた)む指(ゆび)を 大(おお)きな手(て)が包(つつ)んだ
一边用宽厚的手掌 将疼痛的手指包裹住

故事超级棒的涉英!!!!!!

天凉了顺便吃个药吧:

人设和世界观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结束了,谢谢陪我讲完故事的大家。我都不敢相信一开始那个小破脑洞能弄成现在这样( 

画到后来觉得上一话就结局也是不错的,但因为结局已经定好了就还是把尾声画出来了。其实这篇一开始有个名字《三次分离和两次相遇》

有兴趣重新看一遍,或许能有点不同的感觉。

补充一点世界观的设定:没有心是可以转生的,但是死后灵魂残缺或者消散就永远不能转生了。


下面是一些拓展阅读和个人捋脉络,全部我流解读,看不看都随意(

英智在这个故事里一共有三个成长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没有遇到涉之前,对世界毫无眷恋,任性胡来的小少爷;第二个阶段是遇到涉喜欢上涉之后,喜欢上这个世界和自己,但是因为长久以来养成的世界观没有那么容易改变,就一直将自己的生存意义依附在涉身上;第三个阶段是涉在牢房跟他说完那一段狠话之后,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开始在意起身边的事物了,不再以涉为生命的中心,并且这种情感在人界搞事的时候达到巅峰,所以在终末他才会选择独自一个人背负所有的罪孽。我的理解上英智是骄傲又自卑的人,他很骄傲,所以可以自信的说出喜欢与赞美;同时他又很自卑,所以无数次的试探涉的底线,以伤害自己为刀剑来试探所有喜欢他的人。

这样的一个人自然是不会潇洒的放涉自由的,所以在最后的最后,他用自己仅剩的力量将自己心中那喜欢涉的一部分与涉给他的耳坠里的灵魂碎片置换。他不知道涉和敬人的计划,他以为这个终末就是真正的结局。于是他要让涉永远记着他,让没有心的涉再一次感受爱的意义。他要涉的灵魂碎片与他一起殉情,这样涉就必须永远的活下去,如果涉选择死亡他便会跟他一起灰飞烟灭。

再说说涉在这个故事里,小时候的性格全部都是我的自我解读。遇到英智之前,孤儿的涉学会的生存手段就是讨人欢心,但是因为自己独特的部分而不被接纳,这个时候的涉其实已经起了越界的心,如果没有遇到英智可能在这个时候涉就会变成恶魔。遇见英智时候,因为被英智夸奖喜欢,找到了自己生存的方向,想要被世界认同和喜爱。英智离开之后他觉得被整个世界抛弃了,觉得自己之前的愿望荒谬又傲慢。所以不断的扮演被人喜欢的角色,不再是日日树涉,最后毫无悬念的越了界。

越界之后的涉从来没有过想过去找英智,所以当零提出要他去见英智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但是他还是想见英智,想知道他为什么当初会厌倦他离开他。于是他怀着可能会死的觉悟去了,在那个会议上英智还是那样的喜欢着他,甚至为了他不顾一切,那次分别根本就不是英智的本意。他迷茫了,他所做的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听了魔王的话之后,他决定去到英智身边,牺牲自由去陪伴英智过完英智的一生。在被关押的时候很多崇拜和喜欢英智的人都去找过他的麻烦,桃李就是其中之一。他有那么一点嫉妒英智,又有一点小小的自满,因为这个被这么多人喜欢的英智喜欢着他。于是怀着这样的心情他对英智说了那一番狠话,希望英智能醒过来不需要再为他这个囚徒再付出那么多,好好享受人们的喜爱。然而英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试探他的底线。最后他之所以会答应英智的提议,事实上还是英智在用自己逼他做出选择,但英智那句 [涉还是涉,一直都是涉],让他多少得到了救赎。后来在人间他搞的事其实都是英智的希望的,哪怕他知道这个终末是多么的痛苦他也会遵循英智的意愿,因为再也没有什么会比那个提议更糟。

在我的理解中他们都是骄傲又自卑的人,所以才会爱的这么义无反顾又爱的这么小心翼翼。英智的骄傲使得他一直对涉赞美着,一直对涉倾诉着喜爱之情,他要抓住涉,让涉只属于自己;同时这也是英智的自卑,他怕如果不说出来涉就永远不会知道,他必须一遍又一遍的确认。涉的自卑使得他从来没有对英智说过喜欢他,他不会主动去找英智,他只会等待英智呼唤他的名字,他从不觉得英智是他的,英智是大家的皇帝陛下;同时这也是涉的骄傲,他知道英智会一直喜欢着他,他会是那个让英智自满的日日树涉,于是他会自己将气球牵线的那一头放到英智手心里。

他们比谁都了解对方,却又比谁都要害怕了解对方的自己。

这就是这样一个故事,最后人类的英智会与涉签订契约来换取稍长的生命,还是会将心交换出去来变成永生的恶魔。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因为他们相遇了,所以故事还在继续。


一些小细节补充,可以回去找找看(

+涉从一开始就知道英智不会好好吃敬人的药,所以在临走之前吻英智的耳坠是给英智的耳坠施了个小咒语,保护英智的灵魂在最终决战不被侵蚀。这就是弓弦看到的紫色的光。

+当初在天界会议那一剑留下的疤没有消失,最后一次涉亲吻了那里。

+涉是在英智睡着的时候离开的,所以英智在最后说这一次也让我在睡梦中离开。

+涉一直靠接吻之类的将自己的生命力传递给英智,维持英智的身体机能。

+英智在释放全力的时候出现的回忆其实是跟他的[善]告别,只有小涉对他伸出了手,但他身体里的[善]变成幼年的他先他一步牵住了涉的手。所以在小涉被幼年的自己拉走之前,小涉无奈的回头对他笑了。他是想在最后保护措施之前阻止他的。

+英智曾经在天界会议的时候构想过他希望的终焉:涉的歌声,一个拥抱和一个美丽的晴天。最后的终末,涉全部都带给他了。

+因为在那个回忆里他没有牵成涉的手,所以在最后见到涉的那次悄悄的与涉十指相扣,满足了自己小小的心愿。

+一切结束后涉并没有去找英智,而是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带着英智的那一部分[心]。所以在重生的小英智取回的时候,除了被那份沉甸甸的爱意包裹外还有那些涉新带给他的模糊又温暖的记忆。

+重生之后,因为英智带走的涉的灵魂碎片,小英智能感受到涉的想法,也就是[声音]。

+涉曾经的愿望是[让世界平平安安的,然后你一直在我身边喜欢着我],重点从来都不是英智一直以为的前半部分。

+英智曾经问过涉不遇到他是不是会更幸福,涉在最后的最后给出了答案。


一不小心整理了好多,几乎是第一次用条漫讲这么长和完整的故事有点真情实感(

再次谢谢看到这里陪我做阅读理解的大家。

他们真好,他们这么好(比划

然后并没有出本的打算,有那么一点娱乐到大家就可以了。

有缘可能来点番外,无缘就别的故事见了

我去养肝了(肝疼)

月夜的海边:

论某小说家和某诗人的文字相圌性(二)

@AlSiP/铝硅磷 半夜聊天突然开太中cp脑,玩句子接龙。

(原贴被屏蔽(老大哥不讲理呀qwq)

每句的出处:
人間失格。【我が半生。】
人間失格。【盲目の秋。】
自信の無さ。【疲れやつれた美しい顔。】
人間失格。【妹よ。】
ヴィヨンの妻。【恋の後悔。】
女生徒。【蔷薇。】
二十世紀旗手。【つみびとの歌。】
斜陽。【無題(こひ人よ、おまえがやさしくしてくれるのに)】
デカダン抗議。【修羅街輓歌。】
春の日の夕暮。【。】
ヴィヨンの妻。【生と歌。】
めくら草紙。【生い立ちの歌。】
わが愛好する言葉。【芸術論覚え書。】
碧眼托鉢。【詩論。】
I can speak【呪詛。】

“中也,我知道小矮子的思考方式總會比其他人短很多,但這次你的腦子里是進鹹魚了麽。”

“啊沒錯,老子現在滿腦子都他媽是你。滿意了?”

……。
………???
停,停一下。
中也,你這劇情走向不太對。

#結束于一句話的日常世紀大戰。(並沒有#

袋鼠乐:

 #全职高手动画# #COS正片# 

微博链接戳:http://weibo.com/2449696285/EDB0sEXnG?from=page_1005052449696285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91688497455 喜欢的大家可以关注我微博!一起多多交流的!比心!
B站真人还原PV链接戳: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701014/
——每一个不甘的离开, 都是为了最后的归来——

摄影@萧影殿下 
制作@小圣AnX   协力@_雾寻_ 
PV制作@台北诗人 
叶修/君莫笑@夕楼76 
苏沐橙/沐雨橙风@-袋鼠乐- 
孙翔/一叶之秋@Coser希小白 
包荣兴/包子入侵@_雾寻_ 
喻文州/索克萨尔@Can_Yh 
黄少天/夜雨声烦@小圣AnX 
王杰希/王不留行@阴川蝴蝶猪__一生 
韩文清/大漠孤烟@ThamesMalerose 
张新杰/石不转@昭君TOUCH 
周泽楷/一枪穿云@-耀西YoShi- 
唐柔@_子楚 
陈果@维恩_慕佛 
乔一帆@脑洞使者伊闪闪 

特别感谢后勤小天使们@兰天Blue不只是叶歆 @亖亖小摄影 @放开那个空巢老兽@绿沈__离人远行悲泪笑谈 @凉安_EDM 

------------如果人生有很长 愿我们的荣耀永不散场--------------

想对大家说的话在最后,比心。

以及,喜欢的大家转载随意,标明出处即可,呜哇!

【双黑/太中】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巨ooc慎入。

#半夜瞎打,圆一个之前的脑洞。

#日后会有更改。(应该)(改着改着因为逻辑不通文笔差劲直接删除也是有可……。(被打死)

#无奖竞猜无奖竞猜!来猜猜最后两个对话的是谁啊~!ntm









太宰治此时就站在那片将中心空地包围起来的残缺树丛中间,他一手撑着身边的树干,一手放在衣兜中,死死捏着已经有些被汗液渗透的布料。
他盯着前方空地中那个矗立那里的人,黑色短西装,卷起的袖口开始破烂不堪,常年裸露在外面的那一小截手臂并没有因为过度摄入紫外线而与其他部位产生色差。有些泛蓝的透亮月光下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人前躬着身子,血色与暗红色交叉着在那白皙的皮肤上流动蔓延着,狰狞着,像是要突破束缚爆发出来一般。

但是他并没有向前走去,伸出手像往常那样让那躁动褪去。
太宰治能清楚看到空中浮动着的球体,体积比对方手中渐渐成型的另一个不知道大到了哪里。他压下眉头结合所知猜测着起因,而这种从未有过的情况让他在思考中总会不得不分神来观察对方的情况到底如何,又是否还有更好解决的办法。

他绞尽脑汁,指甲微嵌入树木中都不自知。他感到无解,即使在那次双黑之夜这异能的爆发程度也不及此次五分之一。他想过离开,因为死亡的气息已经将这里围绕起来,来自某处的呼唤正爬上肩头凑近他的耳边。
他渴求死亡,但并非这种沉陷泥潭的溺死,他可以拿出他的座右铭保证。不过也是因为见证过多次深渊中死亡,又曾数次在边缘线上徘徊才会感觉到这种气息。

然后他放开紧抓着的树木,向那中心走去。原来他所站立的地方已成深坑,遮挡过他的树木不见踪影。

太宰治双手插进兜中,毫无准备的向前走去。



异能可暴走到如此程度可谓是太宰治也未曾想过的,随着时间流逝而愈发失去理性的现任黑手党干部更加肆无忌惮的释放着他的能力,异能逐渐开始熟练驾驭起本体,像是要嚣张地释放着被压制许久的不满。
说来也许俗套,但太宰治突然想起曾经的一个场景。那个人在有些酒醉时向太宰治小小的抱怨过这个不能全部为己所控的能力,诉说自己的不满,道出自己的忧虑,最后将酒杯扔在一边,直接握住瓶颈把剩余的酒一次性灌入喉中。酒精刺激着那人飘离的意识,变成安神曲的旋律。末了用未带手套包裹住的手掌擦去唇角残留,转过头来盯着太宰治半晌,最后歪着头嘴角一扬,身子一栽便到在桌前睡了过去,彻底陷入沉眠前却还隐约嘟囔着什么。
太宰治目睹对方磕在桌上并未多管,共事多年他早已知道这可是时常会发生的事,虽然被盯着时难得的感到心跳一顿,而那人也未曾醉到如此地步,但正是熟知才忍不住心中暗骂着这人酒后性情大变,就没再理会太多。太宰治抿一口烈酒,醉意似乎也开始渗入他的大脑,他晃了晃酒杯,对于自身那种表面兴致缺缺,然而搭档的每一句他都听在心上,包括最后的那一小句嘟囔的这件事情否认不能。

不过你在啊,还好你在啊。太宰。

太宰治也放下玻璃杯不再多饮,敲着酒杯瞥向对方,最后起身将外衣披在对方身上,嘱咐过熟人老板后转身先行离开。

我现在在,但不会永远啊。中也。





太宰治躲过一个略失准头的球体,他看着前方中原中也开始有些摇晃不稳,能够凝集出黑洞的频率间隔也开始拖长,地上已经铺开大片大片的血迹,太宰治迈步踩过去,试图将液体压入地底。他有些想笑,刚才围观时的愁虑消失不见,他看着眼前的人只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弓着背中也更矮了,现在的中也像是被十几个混混揍过一样狼狈。中也的帽子丢了都不去找么,中也现在黑的像非洲人一样。蛞蝓流失水分过多会死掉哦,头发都乱糟糟的像鸡窝一样。
以前在你眼中的那片蔚蓝已经被磨灭的一干二净了。

越靠近重力的中心源就越能感受到身体被不知名的力量挤压着,这透过骨子的压迫感用人间失格也消除不了多少。而暴动却有序空气分子在一刹那开始出现紊乱的时候,太宰治闭上眼睛,伸出双臂将前面的个体紧紧的揽在怀中,仿佛用尽身体内全部力量就可以使异能力加倍镇定下那暴走的污浊。

然后一切都停止了,风,尘土,剧烈摆动着的衣角,还有那头刚飘扬着的,黯淡失了光泽的橙发。

也许是因为人间失格。

也许是因为怀中那人的一切都停了。

天边有人在看着怀表,嘀嗒嘀嗒,只剩半格。



太宰治手臂上的绷带完全被浸透到变了色,他的笑容也有些变了色。他努力贴近中原中也的脸侧,努力听清着那已经浅淡的呼吸。
他抱紧中原中也,将下颚放在人颈窝,用力蹭着对方脸颊,黑发与橙发纠缠着,似乎要打个死结。

然后太宰治深呼吸,松了些力道将中原中也转过来面对着他,中原中也的嘴唇还在微微动着。

太宰。

随后便没了气息。
太宰治重新将中原中也抱在怀中,靠近脖颈能闻到浓重的血腥味。然后他开了口。

我来啦,中也。我来啦。

然后身后“砰——”的一声,太宰治咬咬牙,扶着中原中也躺倒在一边,自己撑着地面手有些抖,不过也一起躺了下去。他握着他的手,深呼吸,闭上了眼睛。

我可以一直在了。

中也。

风吹过,抚上二人脸庞,表情安详。




——谢谢您了。

——呵呵…被你感谢真是难得,虽然我还是觉得十分可惜呢。

——但这样对您而言也是有利的。

      不是么。

【完结/太中】心之全蚀 目录

月夜的海边:

原目录被屏蔽(此处有槽点),来重发试试qwq


(居然发出来了!)


第一章  逃亡诗人 


01


第二章  月下花魁 


02


第三章  サク 


03


第四章  自杀主义者 


04(上)04(下)


第五章  地狱一季 


05(上)05(中)05(下)


第六章  烛火和雪片恋爱了


06(上)06(下)


第七章  归乡


07(上)07(下)


第八章  父亲 


08


第九章  炎上


09(上)09(下)


第十章  奥菲莉亚


10


第十一章  既得之 患失之


11


第十二章  荼蘼


12


第十三章  遗笔


13(一)13(二)13(三)13(四)13(五)


第十四章  春日狂想


14(上)14(下)


第十五章  织田作之死


15(上)15(下)


第十六章  尾声&解读


16


番外一


(施工中)

【双黑/太中】从负值到一百。

#可能是對他們成長過程中會有的故事的小想法。

#可能就是想想他們相處時的小段子。x

#很短,很短,請見諒。






过了几天,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再次被领到那个训练室,作为对手。森鸥外和尾崎红叶在不远处观察着,然后他们面对面站立互相点头致意,太宰治转动手腕似是准备完全,中原中也警惕地看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身体下沉眼瞳微眯,为了及时应对对手的招式必须全神贯注,尚且还在预想方案的太宰治只觉得自己要被那汇聚的视线灼出一个洞。

但毕竟太宰治并非战斗系,所以站定半天纹丝不动暂时打算见招拆招。这短短的预备时间倒是把中原中也的耐性磨得几乎见底,他撇嘴轻啧一声,发动异能力的同时脚下弹起直冲向对面悠哉的太宰。

不过在真实执行起来时有哪个环节不小心出了错一样,对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异能而跪在地面上,那个最初的向下肘击就没有了执行条件。

人间失格?那个可以把所有异能力无效化的异能力么。

中原中也眼神一暗,逼近对手面前下压肘部在一个小小假动作后换成实拳狠狠挥出,借着身体侧转的同时抬腿狠劲将对方踢了出去。

只听一声巨响,室内一侧的墙壁上便出现了一个不小的坑凹,中原中也甩甩才刚做出攻击的手,只觉得在击中时的触感不太对。他看着手指伸展不作言语,然后抬头向那方望去。

“啊啦啦…中也虽然小小的但力气真的很大嘛,差点以为腕骨要被震碎了呢。”

太宰治在烟尘中揉捏着手腕处似乎红肿起来的部位,说话调侃的语调并未让人觉得他似乎刚刚受过一次强力的攻击。他转了转手腕,然后向前伸出食指往回勾了一下。

“继续吧,这场练习这么简单结束就没意思了呢。”

中原中也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虽然刚才那一击并未用出全力,但对方看上去如此轻巧的应对并非只是巧合。他活动着手指,堪堪的一回合却莫名燃起了他的斗志,中原中也向前踏出一步,嘴角微扬,笑的略带狂气。

“哈哈哈…!既然你这么有自信的话……”

中原中也点过地面突破那未散去的烟幕,表情开始显得有些兴奋不已。

“那就继续主宴吧——!”



说实话,森鸥外了解那个被自己亲手培养起来的少年实力如何,所以在看到那橙发少年能将太宰步步紧逼到一定程度时,他的心里说不惊讶是不太可能的。

“感觉不错。你说呢,红叶君?”

“中也是个机灵的孩子,虽然还有很多事情处理的不好。不过太宰实力也不容小觑啊,不愧是鸥外大人亲手带出来的——?”

森鸥外手指隔着雪白手套摩挲着椅侧手柄,听到尾崎红叶如此过问倒是不知如何回答般阖眼无奈笑了几声。他抬头看向有些陷入苦战的太宰治,半垂眼帘似乎在看向很远的地方。

“…怎么会,太宰的灵魂让人看不透呢。呼……对了,来个突击测试吧。”

尾崎红叶听着森鸥外前句似有感慨的语气垂眸选择保持沉默,然后抿唇微勾,敛了气息起身向战况胶着的少年们走去。

“啊啦,真是的呢…。”




“意料之外的强力啊,有些想投降了呢。”

中原中也在将太宰治的攻击挡掉时,太宰顺着力道凑近他耳边小声说的话。

“…来了。”

“……啧。”

中原中也撇嘴皱了一下眉头,看太宰滑至墙根下站定,然后摸着新出现的伤口丧气哀叹道。

“啊———不知道能不能因为失血过多在这里死掉啊。”

“哈??说什么鬼话呢?”

听着对方发言感到莫名其妙的中原中也将疑惑脱口而出,然后他看着对方突然变得毫无干劲慢悠悠的向前走着只觉心中气火燃燃。
于是他低骂了一声后俯身冲向那个没精神的少年,匕首换手,为了更好的划过对方的脖颈。不过令他意外的是对方也突然加快步伐奔向这边。

要来了么…!

叮————。

一声脆响,中原中也抬起匕首挡住了那突然而来,直指其脖颈的袭击。他将重力加倍施压在那锋利的刀身上,肉眼可见那持刀的手掌也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然后在他险些被那有些挣开异能,发动类似最后拼死一搏攻击的刀刃刺穿咽喉时,面前的刀刃破碎散开,骤然消失不见,又卷起一地烟尘。

啪,啪,啪。

这是从战斗范围外的场地传来的掌声,森鸥外笑着迈步缓缓走了过来,透过尘土他看见中原中也收起匕首拍了拍身上的灰,一脸轻松像是刚刚只是在完成清晨的晨练,而一旁相连的黑影之一不禁笑了起来,尾崎红叶正了正衣冠,转头看向身后侧轻捏着自己衣角的太宰治。如果没有刚才的事情,太宰现在的样子就像是跟在长姊身边怕走丢的孩子一般。

“呵呵…真是不能小看你们。是怎么发现我会攻击的呢,我还以为我隐藏的不错了。”

太宰治松开手走向中原中也一侧,面对尾崎红叶和森鸥外摊开双手微微一笑。

“抱歉,不能告诉你。小把戏被揭露了的话,那下次不就不能用了么。”

“那,中也?”

被叫到名字的中原中也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一旁的太宰治后思考了片刻。

“对不起啊大姐,我也不能说呢。”

尾崎红叶有些疑惑地看向她培养起来的孩子,用眼神默默询问缘由。然后她就见中原中也嘴角上扬,握拳伸向太宰手臂一侧结实的碰了他一下,就好像是在碰拳一般。

“因为我啊,是这家伙的搭档不是么——。”


中原中也对太宰治好感度。
稍有恢复。

中原中也对太宰治信任度。
40%。

太宰治对中原中也关注度。
稍有上升。

【雙黑/太中】從零到一百。

#可能是對他們成長過程中會有的故事的小想法。

#可能就是想想他們相處時的小段子。x

#很短,很短,請見諒。




那是小小的中原中也第一次遇見同樣小小的太宰治,仍是幼時的太宰身上已經在各種不同的地方纏上了或新或舊的繃帶,撐著比他還要稍高的柺杖,腳步不穩卻靜靜跟在一個男人身后。

兩個大人走在前面,中原中也看紅葉向那個黑髮男人點頭致意,他也有模有樣微微躬腰,不過這學步的模樣好像引得對面投來一個困惑的視線。隨後他們擦身而過,中原中也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跟著行至身後的孩童向後看過去。可能應該就是一種神奇的引導。中原中也看著太宰治露出的一隻眸子出了神,太宰治同樣轉過頭看著中原中也似是在思考。

中原中也眨了眨眼睛,太宰治彎唇對他微微一笑。然後兩人同時回過頭,跟在自己的领养者身後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在各自由领养者帶了幾年之後,他們第一次正式見面,被介紹給對方,被告知他將是未來與自己一同出任務的同伴———搭檔。知道這件事時中原中也其實有一丝看不起太宰治,並且從心底對這位“搭檔”感到抗拒。

因為本身自己之前的特訓就是在按照獨自一人時單打獨鬥的方式進行,雖然現在還未完全掌握完美的技巧,但他不認為自己是需要同伴協助支援的那類人。
中原中也微微掃過太宰治打量了一下。
而且面前的人毫無表情,眼神如一潭死水,深不見底但似乎若有人沉入必會溺死。即使太宰治真切的站在那裏,中原中也倒更觉得那裏的是一個新鮮死屍,也要比時不時眨一下眼睛似乎還在呼吸的太宰治來的有生氣。

總結一下就是如果真的找搭檔,中原中也也希望是一位強大自信的,看上去就可以和自己意氣相投的人。而不是面前這個像是將要脫水乾涸的魚…不,人。

但指令不可违抗,中原中也點頭應了一聲,算是接受了這個同伴。然後尾崎红叶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是讓他們自己再好好聊一聊,互相瞭解熟悉一下為由,和還未是首領的森鷗外離開了訓練室,掩上了房門。

一下子屋內變得安靜極了,可能灰塵落在地上的聲音也能被人抓聽到。持續著幾秒的寂靜後,出乎意料的是對方先開了口。

“…雖然森先生和尾崎先生說了那些事情———初次見面,中也,我叫太宰治。”

這是中原中也第一次聽太宰治說話,聲音似乎有些沙哑,可能之前許久沒出過聲的緣故,但依舊能聽出是個清冽的少年音。聲音的初次接觸使得中原中也心中有些震动,心底多少有些放下了防備,對於直接稱呼後面的名字他並沒有過多的在意,反倒是在這次開口後他覺得自己也應該說些什麽。就算是出於禮節也需要表達一些。
但可惜太宰治沒有給中原中也這個機會,他以一種較親密的稱謂喊著中原中也的名字,然後像是為了對得起這份可能被拉進了的距離感,說出了很不客氣的話。

“其實之前那次碰面就想說了,中也果然不適合穿這種長風衣吧。因為會顯得很矮誒。”

中原中也的慰問語被堵在了喉中許久,他突然隱約想起幾年前的那次擦肩而過,但他不想知道當時對方是怎麼想的了。一股氣憋在中原中也胸腔之中,然後氣息上轉,鼻腔共鳴,化為憤怒的低音隨著攥緊的拳頭向眼前人無辜的面龐揮動而發洩出去。

中原中也對太宰治第一面的好感度。
負值。

太宰治對中原中也的“友好交流(激怒)作戰”完成度。
(1/N)

…隨意畫。
p2借鑑滾爺動作p4為腦補的和書籤匹配的中也性轉版xx

中也那麽帥氣可愛然而我畫不出任何一點。躺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