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逸松

カラ一沼,太中坑。今天的一松和中也依旧那么可爱。

xx与oo

内容和标题没什么太大联系←

这些都是在看完恶徒与巡警那话后的幻想←

人物略有弱气,性格偏差请见谅←

我要发文了请做好瞎眼的准备←







土方十四郎正急急忙忙的向某医院赶去。

就在昨天,还没等真•将军这边的事情解决完,凌晨时分刚要入睡时就被一个下属以直接撞坏门的那种方式破门而入。
“副长不好了!有传信说在一码头发现了溺水的冲田队长,生死不明!”
刚想因把门整坏的理由教训他一顿的土方听到消息后睁大了眼睛愣是没反应过来这话到底说的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呢总悟那小子居然还会生死不明今天不是愚人节随意开玩笑还不快去切腹”的眼神看着传达信息的队员,寻思能不能看出什么破绽后狠狠给他一个爆栗,不过撇到那人额头上满是热汗,衣服褶皱不堪沾满了灰尘,气喘吁吁并且眼神中充满焦急和不安时立刻起身,拽好肩上披着的上衣迅速走出门去。
“这事先不要声张,我去找近藤老大。”

一说好情况后连天连夜赶路终于到了这城市的土方片刻休息都没有就向他们说的那家医院出发。
总悟…………发生了什么事情,去船上埋伏遇到危险人物了?
春雨的…………。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后便不敢乱想,把将军老大蛋黄酱什么的都抛在脑后,踩着医院楼梯三步两步上了楼,右拐,第二个房间,推门进去惊动了病房内的四五个人。山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见土方进来时跳起来冲到土方面前,慌慌张张的好像被当时的情况吓得不轻,但也能三两句简单说清了当时的情形。
了解过程后挥挥手让队员们都出去,搬过凳子坐在床边调整因匆忙赶路有些急促的呼吸,定定的看着那缠着绷带,脸色略显苍白的打着点滴熟睡中的少年。
伤的这么严重,还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吧。不过也就只有受伤时才会这么安静了啊这不让人省心的小鬼。
还是有点担心但比来时放心了许多。几天没怎么睡觉,土方眨了眨干涩的眼睛便想着小憩一会儿。轻手轻脚替总悟把被子重新掖好,坐在椅子上抱着臂闭眼睛就进入了混沌状态。神经突然松弛下来后疲惫感席卷而来,便也就没注意到床上那人已然有些清醒的征兆。

“……土方去死………去死……死…”
皱了皱眉,隐约好像听到什么诅咒的话。难道做梦还梦到被诅咒的场景么,而且还有真实感,好像真的有针在扎自己一样……
不对,不是做梦。
土方猛地抬起头睁开眼睛,看见某个不良少年拿着钉子专心致志的往自己身上扎洞。黑着脸迅速把凳子向后移了半米,盯着对方一脸“居然醒了我还没扎爽呢土方去死”的表情努力平静的问。
“你拿着那个危险物品想干嘛?”
“扎死你实现我的愿……不我只是在梦游而已。”冲田一脸无辜的又躺回床上。
梦游个毛!前面已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了吧喂!!
“梦游那为什么还会回答我的话!”
“土方去死(轻声)。那只是梦话而已。土方去死(轻声)”
“不要整的好像是智能回答机一样啊!而且前后两句是什么!!”
“土方去死(轻声)。主人设置的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机器而已。土方去死(轻声)”
“揍你啊喂!!臭小子醒了就不让人省心。”
顾及到某人的伤势只好强行压下怒气,随意靠在靠背上点上一根烟,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呼出一口烟,如此就安静了下来。
房间内只有吸烟声和被子轻轻拉动的摩擦声,估计是受不住安静死寂的氛围,冲田慢慢开了口。
“……春雨和忍者村众勾结,设计斩下了将军首级,动手的是原将军直属队队长服部全藏。”
“…………”土方深深吸了口烟,耐心的听下去。因为他听着冲田的口气能知道小鬼想说的重点不在这里。
“……啊,当然在潜伏的时候春雨那群混蛋攻进来了所以只能出手了。”
是忍不住就出手了吧……。土方弹了弹烟灰心里默默想着。
“期间也就碰到了那个白痴女的老哥。真是亲兄妹啊,长着一张相同的蠢脸,不过猩猩女带了更多的天真罢了。”
“他说了我坏话,所以我就和他打起来了。”
说不定是你先挑衅的吧喂。把烟掐掉扔进一边的垃圾桶里,土方转过身看着那个平静陈述事情的少年。
“不得不说,虽然长的白痴但毕竟还是有种族优势啊,那只兔子很强。”
“啊对了,土方先生可别不自量力的去战最后被踩成狗……蛋黄酱,副长原型一暴露对真选组的形象实在是不好。”
死小子等你讲完事情肯定要让你给蛋黄酱大神道歉!!!!!土方在心中黑着脸举起刀砍了不知多少草泥马。
“然后他说…………”
“我们两个是同类。”
“是可以不顾其他人死活,寻找着强者,有着杀手的心。”
说这几句话时那少年的表情依旧像是讨论今天的天气如何大猩猩又穿了什么样的胖次一样的平静自然。
“他说那是经历了无数生死战场后渴望鲜血的感……”
那不过也还是一个小鬼。
这么想着的土方一拳轻敲在冲田总悟的头上。
“什么时候你也会这么乖的记住别人的话了啊。”
“我一直都很乖的记住别人的话的,括号除了某个土方混蛋说的蛋黄酱。”
“括号那是什么!!不要说着某个却又明确指出是谁啊喂!!!”
土方头痛的抚额,缓缓的说了下去。
“小破孩就是小破孩,当个队长都当不好还要别人帮着擦屁股呢。”
“谁是小孩……!”
无视冲田有些愤怒的语气走向门口拎起挂在衣架上的制服外套,土方停了停脚步。
“而且你要是真走错了道路近藤老大和我会拦住你的。违反了局中法规的话,我会亲手斩下你的头。”
“…………你打不过我。”
轻哼了一声,打开门迈步出去。
“我去买盒饭。”
然后在关门时留下最后一句。
“同归于尽的实力还是远远足够的,你这个骄傲自大的小子。”
后来留下冲田一个人呆了好久。




最后??
最后他们两个就两相情悦在一起了……咳咳最后土方买了两份盒饭回来后又被冲田狠狠的损了吃饭总要挤十厘米蛋黄酱的习惯。
“你是从狗粮星来的狗粮大使蛋黄酱A梦吧,使命是用蛋黄酱毁灭世界。呃啊我已经中毒了……有谁来救救我我还要保护世界……”←这是嘴里边吃着肉边假装晕厥的冲田总悟。
“你小子今天侮辱了蛋黄酱不下三次了吧是吧?!!!现在用命来给蛋黄酱大神谢罪吧。”←这是愤怒把盒饭放到一旁拿刀指着少年脖颈的土方十四郎。




如此美好的一天不是么。

——end——





#我只是想写一下土方对于兔子哥评论总悟那段话的看法而已不过果然还是觉得差了好多什么东西土方混蛋我对不起你qvq(x)#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