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逸松

カラ一沼,太中坑。今天的一松和中也依旧那么可爱。

不习惯#one

#净八相关存文

#语言及思维跳跃

#慎点






从一开始不就在期待着么————被他人,或自己。


工整,恭维,文质彬彬,可能有着些许洁癖。
疏离感。
这是悟净对八戒总体的第一印象。

夜半回到家后,总能看到曾杂乱无章的桌子已被收拾整齐,并摆好了简单清淡的菜式,加上隔间传来时有时无的轻微呼声,感觉这房中慢慢增添了人气。和以前鷭里那小子同住时完全不一样。

不习惯。
与其说不习惯,倒不如说是不知如何接受这种突如其来的平常生活。

悟净脱下外衣随手扔在一旁椅子上,走向内屋推门开了道小缝,隐隐约约能看到那个人侧躺在床上,似乎正睡的安详。观察了一阵后不自在的别开视线拉门关好,转身的那刻不知屋内那人在关门的一瞬睁开了眼睛。

不习惯。
两个人都是。

八戒清晨习惯性起早将昨日的杂物与碗筷收拾好,在厨房间断水声中听见厅内拖鞋啪嗒顺带着连连哈欠声,意料之中转头瞥见一抹鲜红时,八戒嘴角微扬弯眸谦和地打着招呼。

“早安。”
“……哦,早。”

悟净简单回应过对方的问安后便坐上一旁靠椅打火点燃一根Hi-Lite,烟雾飘绕有些模糊了视线里那背影,显得眼前的一切更像是不真实的了一样,悟净咬着烟头把这想法扔出脑海,左右看了眼利落的房间摆设后忍不住深深吸口烟,又缓缓吐出去。

“八戒,其实你——不用收拾这些东西也可以的。”
“只是顺手而已,一直呆在家中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也不好意思这么白住在你这里……算作是劳动偿还吧。”

甩着手腕差不多抖干碗盘上残留的水滴,八戒摘下墙上挂着的毛巾擦干双手,简单将清理好的物品摆整齐后,提起水壶到了两杯清晨刚沏好的茶,将其中一杯放到悟净面前,慢慢坐了下来。

八戒抿了口茶,享受着茶叶清香般沉默片刻,继而启口,“而且平时这样简单收拾一下,等到悟净你回家时也会觉得舒服些吧。”

“哈,还真是一个辛苦的习惯呢。”

看着悟净侧头吐出口烟圈,将积长的烟灰抖落在洁净烟缸中然后把烟头按熄在里面,八戒有些苦笑着。
“嘛…可能是这样的吧。”

暂时也只能是这样的了。


#加长空格显得字多xx#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