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逸松

カラ一沼,太中坑。今天的一松和中也依旧那么可爱。

【カラ一】after class.

#私设有,文笔小学生水平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如果不介意还希望您食用愉快





这是一个意外,空松不知道他可爱的老师居然还学过一些防身术。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太阳有些斜下,早早结了社团训练的空松飞一般跑去了学校的医务室,想着要找一松老师问问可不可以一起吃个晚饭或者共同回家之类的。

黄昏的校园内人员稀少,老师们约莫已经下了班,学生也都早已提着书包各自回了家,即使在走廊中跑步也不会被教任发现,更不会被提去办公室来一次无趣的训话。轻车熟路小跑去到目的地,空松在门前停下步伐缓了缓气息,抬手礼貌的轻叩了三下屋门,满满期待地静等片刻后回应他的是叩门声回旋在空气中未散去的余音。

一般来说这个时候老师总是会坐在窗前工作桌那里,端杯温茶看着手中那份偶尔买来几次的校园杂志,看到总是无故来寻来的自己摆出一副嫌弃加无奈的表情,那安静的姿态沐浴着透过树枝间的暖光——宛如天使一样………。咳,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空松晃了晃头抛出脑中这些回忆的场景,抱着疑问推开门探头看了眼,发现无人时愣了一下,而后一副了然的表情点了点头,踏步向里室走去。

嗯?里室是什么??

医务室除了有外部的休息空间,在里面被隔帘挡住的还有一个让医务老师私人休息的地方,因为平时老师都是在外面等着处理学生的紧急情况,所以几乎是没有人知道还有那么一个房间的存在,而且有时屋门上锁,大多数来这里的学生都没有过多关注过那里,只是认为那里是个储物室之类的存在。
以至于当空松知道他可能是近好长时间以来(大概)唯一一个了解这里面房间什么样子的学生时,一松几次将将忍住把他扔出门外冲动。

“哦,如此宁静的领域,绝妙的空间……!那这里以后就成为我们的秘密天堂了呢老师!”
“天堂个蛋蛋回你的教室上课去!”

不过不知道老师在是不是在里面。这么想着,空松绕过隔帘向里看去。里室门微敞,透过门缝很容易就能看到屋内摆置的宽床上面有一个微微蜷缩的人影,找到目标人物的空松眼神瞬间发亮放轻脚步进了屋后左看右瞧,后来不由得对睡熟了的人那无防备的睡颜出了神。

身为保健老师,那人总是给人一种懒散有些邋遢的感觉。伸手揉了揉老师微乱而柔软的头发,手感棒到让人觉得越摸越不想放手。悄摸摸地,空松趁老师小憩中跨坐在对方身上,脑中放映着莫名画面的过程然后不自主伸出了手,意欲触碰一下那人稍显苍白的侧脸。这种时候应该做些什么?可能年龄差不太合适,但空松脑海中蹦出的首先是王子用亲吻唤醒了沉睡公主的故事。

被老师发现的话,估计会生气的吧?

空松这么想着,还是轻扶着那人肩膀俯身慢慢低了下去。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处于意料之外,在他几乎专心于如何夺取老师薄唇的时候,手腕上的紧缚感将他拉回了现实。空松被保健老师双手抓住手腕,用自己的脚卡住脚踝处侧起翻身后,狠狠地,按摔在了床上。

诶?……诶!?

瞬间的冲击使得空松脑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而睡意中还有些警惕的一松半跪在空松腿间,一手抓住他一只手腕,另一个手肘折起便向他的下体击去。

即使平时感觉小老师对自己(可能)没什么伤害性的行为,但是当看到这种标准动作时空松真的不太认为这和平时那些并无恶意的攻击是同种概念。

“等等等等下!是是我啊老师!!”

“……………。”

“一……一松老师!??!请务必手下留情…?!!”

“死吧。”

老师你已经醒了吧!???!



在事后其实空松想说当时那种姿势微妙的带感,如果老师能坐在自己身上的话那是多么令人joviality的…………!但这些暂且都是后话。



还好睡意中的一松做出那标准动作时的力道没有很大,所以空松用力一拽便让他重心不稳倒在了床上。抚着胸口略有庆幸的他转头正想看看老师是否摔到哪里,然后只见对方挠着头发慢慢起了身。

“啊………明明梦中差点就要将某个不轨之徒绳之以法了的。”
“你说呢,松野空松同学。”

被一双无高光的瞳孔盯住的松野空松表示,我很好的掩饰了内心的波动只是感觉下体有些隐隐作痛。
“……咳,真是可惜啊老师。不过对心中怀有love and peace的您来说肯定会成为hero的!”

扶正歪斜的眼镜,一松抻个懒腰看向一旁似乎有些慌张的学生。
“然后?擅闯休息室的这位同学是哪里被碾过了么,比如大脑之类的。”

“大脑被碾过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我身负着邀请老师的mission,不知道在这似乎有着命运召唤的time,能不能和老师您共进一次love dinner………”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呜。”

为什么那副白痴的样子。无视眼角似有泪光的笨蛋学生,一松转身将窗帘拉开。
“不过原来已经这个时候了……也该下班回家了呢。”

“那个,老师……”

“嗯?”

“刚才那套动作好熟练啊,真的帅极了!之前是在哪里学过的么??”

一松看着空松那一脸惊奇的表情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才好,收回视线转了转手腕活动着略有僵硬的关节,一松思索了片刻缓缓开了口。
“以前学校里学过的,然后现在还记得点。”

“诶?现在并没有这门课啊?”

“啰嗦啊,那就是取消了呗。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得到这种回答的空松歪歪头,思考事情般望向他的老师。
“那,老师。”
空松顿了顿继续说道。
“能教教我么?”

……????!?一松听到这个问题时头脑中问号不断,瞥到对方的表情却是一脸的认真严肃。并不理解他在想什么,“……那么麻烦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做?”

“啊…啊,也不是强迫老师非要教我的!只是有点感兴趣……啊哈哈哈。”

空松边说着边略显慌乱的挠挠头,注意到老师疑惑盯着他的动作时,有些心虚的偏头摸了摸鼻子。
“一松老师不喜欢的话就算了,毕竟老师的mind最important!”

这么说算什么。摆出帅气pose说着语种参杂的话的人受了一松一个白眼,然后被拽着衣领拉近了自己身前。
“躺下。”

然后空松的脸轰的一声整个都红透了。
“老老老老老老师你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呢!”

一松满面嫌弃的撇嘴眯了眼,把空松按在床上跨坐上去。

“你不是说要学么,”
一松慢慢俯身凑近对方面孔,呼吸交缠。
“那我就教你啊。”

空松感觉他现在似乎有点意识模糊,发现这点的一松一巴掌把他拍醒过来。
“别想太多。这算是一种自卫方法,如果在睡觉时被人擒住脖子如何应对。”
“先用双手把我的左腕抓住,向内折。记住抓紧不要松手。”
“屈起双腿,用右脚将我脚腕别住。”

“然后从左侧开始起臀………哇啊!”

未等一松将话说完,空松便利落翻身调转了双方的上下位置。

“嘶……”

“老,老师没事吧!”

“……没事,有点吓一跳而已。”

可是……,老师的眼角好像有闪闪发光的液体。空松仍未松开抓住对方手腕的手,就这么看着脸颊似乎有些潮红的老师发呆了许久。

“……喂臭松,”一松觉得被抓住的地方隐隐有些发痛。
“你,这是兴奋了么。”

似乎被揭穿了事实的空松头上开始冒出了热气,依旧保持着这动作但开始口齿不清。
“没没没有!我只是——只是……”

收了收五指空松咬着唇犹豫的开了口,说道。
“……老师,可以么?”

一松垂下眼帘许久未做回答。

风吹进屋内窗帘飘扬,落日在天边隐约露出半个脑袋似乎不舍得离开,幼雀归枝继续编织着它的暖巢,时不时转着发光的黑瞳左瞧右看。
这个情形应该是要答应那个小鬼才是正确选择吧,毕竟时间气氛其他一切都刚刚好,而且对他一直以来的的认真与努力也要好好奖励才是。
那……。

一松用力起身用头狠狠撞向了对方。
“回家去做梦吧!”

“唔啊!诶?等…为啥会这样?”
被撞的太突然,瞬间的疼痛使得空松不得已松了手,还差点后仰从床上摔下去。(幸好被一松及时拽了回来。)

“别太得意忘形了啊,你现在还远远不够格呢。”

“什么不够格?技术么!老师如果想的话我可以去看碟子学……噗呃。”

“………去无数种死亡方法里轮回一次吧然后不要回来。”



一松转过头稍稍瞥了一眼被打击到哭出来的空松,放在侧边口袋中的手掌握紧了些。

等我再,多接受一下这样似乎变的奇怪了的自己。
空松。






之后。

收拾好衣装站在门口准备回家的一松拽过在一旁等了许久的空松的衣领亲了一口。

“!!!?!!!”
“勉励你一下,加油吧小鬼。”

然后一松被空松抱了好久怎么打都不撒手。

“老师我还要!”
“老师老师老师——”
“老师!”

“吵死了啊滚哦!!”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