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逸松

カラ一沼,太中坑。今天的一松和中也依旧那么可爱。

【双黑】鹤的报恩

#ooc请注意

#剧情略扯(是很扯才对)请注意

#就是一段,先存着





窗外铃虫作响,缅怀着残留未去的夏末,窗外大片的麦草已有泛黄,老榕树下开始有了几片落叶无声呜咽。中原中也将窗子关起,挡住挤进屋内的含冷微风,屋内再次渐起的间断咳声皱了中原的眉宇,紧了他的薄唇,他放下手中纺物起身有些急着想要看看里屋人的情况,却不小心打翻了一旁放置的线缒,在地上形成了一团散乱的姿态,他伸手去拾起它,无意间碰到尖处刺的他有些痛,中原中也举起右手看着那个伤痕累累的手指,虽然是无缘由的,但他感到了莫名的不安,就像那散线一样交织在他心头缠绕着,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太宰。

他迅速将线团收好放回纺机上跑向里屋,本不太牢实的地板被踏吱呀作响,中原中也有些跌跌撞撞的跪坐在面前人的身侧,抚过对方因咳嗽而有些颤抖的脊背,看着对方手掌中偶然透出的那一抹红色。然后在他紧锁眉头用另一只手抓住衣物收紧五指,明显流露出担忧与焦躁时却听到了身前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

你是病傻了么,现在还能笑的这么气人。
中原中也收回手搭在腿上,看着对方表情气也不是无奈至极。

怎么可能,再傻也不会有小矮子傻。
太宰治知道现在即使惹中原中也生气他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动手了,他眨了眨眼睛,看着对方眯眸气呼呼的容忍模样倒是有趣,然后他伸出手牵起中原中也的,轻抚着,把玩着,像是对待一件珍品一样细细划过上面的脉路,整的对方只能缩起肩膀,紧绷神经却不敢轻易有什么大的动作。太宰治能够看到他脸上漫上的嫩红,爬过耳畔然后晕染了脸庞。

真漂亮的手指呢。
太宰治垂下眼帘由心的感叹着,将对方的另一只手也牵了起来,放在自己微大一圈的双手中间包裹住,阖上双眸像是在祈祷。

…好看什么,都已经算是疤痕了。中原中也内心回应着,然后任由对方的动作,注视着太宰治日渐瘦削的肩膀片刻后低下头,将额头尽量靠近对方的手指。而且这家伙,以前手是有这么凉的么。

如果哪天,我再也没有漂亮的手了…。中原中也整理着脑中纷杂的言语,太宰治手心的温度刺的他有些说不出话来。虽然以前也不好看,现在更是。他握紧了些手指,之后吐出的话语几近是喃喃。但…我是说如果的话……。
还未等中原中也的犹豫着将话语说全,太宰治将被包裹住的双手向自己的方向又拉过来了一点,然后松开手掌亲吻中间合拢的手指,到指节,最后将其舒展开吻向指尖,声音低沉且沙哑。

那是当然了。
中也。

随后太宰治再次把那双手紧紧握住,在中原中也想要劝阻的眼神中跪坐起来,前倾上身给了对方一个轻柔的吻。






▪下面是对应的歌词那段。

「绮丽(きれい)な指(ゆび)だね」と
「真漂亮的手指呢」
伤(きず)だらけの手(て)を握(にぎ)る、その手(て)が
将满是伤痕的手握住的,那只手
あまりにも冷(つめ)たくて…
十分的冰冷……

「いつか、绮丽(きれい)な指(ゆび)がなくなっても、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没有漂亮的手指了,
それでも、私(わたし)を爱(あい)してくれますか?」
就算那样,你还会爱著我吗?」
「当(あ)たり前(まえ)だよ」って 咳(せ)き込(こ)みながら
说著「那是当然的了」 你一边咳嗽著
痛(いた)む指(ゆび)を 大(おお)きな手(て)が包(つつ)んだ
一边用宽厚的手掌 将疼痛的手指包裹住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