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野逸松

カラ一沼,太中坑。今天的一松和中也依旧那么可爱。

要是让两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撞在一起会比堆满了蛋黄酱的蛋糕让人不爽√

)5.5的蛋黄酱

)不明文体(x)

)莫名少女风

)生日快乐混蛋(no)

致mayo国的土方先生:

        已经走了那么长时间的你在那边吃的还好么?在大坨蛋黄酱的包围下想必也是像要死了一样的幸福吧。你这混蛋high起来了也不知道飘回来近藤妈妈(老大)表示很伤心啊,就算是猩猩也有一颗脆弱的心。

        你走了之后这里变了好多,阿崎不再执着羽毛球拍了,他现在很认真的在,挥舞着网球拍。不要摆出那副吃了过期蛋黄酱便秘的脸,通过网球拍他的臂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出战时总是冲在前面,挥舞着网球拍,将网球砸向敌人。而且近藤老大十分想你,为纪念你留着的屁屁毛都已经能扎成一束留在外面当猩猩尾巴了。每日相思成疾,皱纹增加,擤鼻涕太多搞得鼻孔都扩大了,感觉越来越像原版生物。然后为了纪念你,我特意发动大家每周买一堆狗粮(划掉)蛋黄酱埋进一个大坑里,经过慢慢的发酵那里已经改造成了沼气池,现在组里都在使用天然气做能源,环保节约,大家都会感谢你的蛋黄酱。

        啊,还有土方白痴213号,这是一台智能机器,仿真生物,触感和行为都很真实。不过他比土方先生你要白痴多了,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才很听话吧,虽然训练起来没有乐趣了。他也爱吃狗粮,而且还是个狗粮池,吃的很多但总会收拾干净。我很喜欢和他玩扔炸弹的游戏,但近藤桑总是把炸弹拿走然后郑重其事的给我一个飞盘,说什么这才是正常与犬玩耍的方式。土方白痴213号不是简单的犬,你也会这么认为是吧土方先生。啊,有一股狗粮的气息接近了,说不定土方白痴……

“咣!!!!”

“………………回来了呢…”冲田淡定的抬头擦了擦流过整片额头的鲜血怀着可惜的心情看了被自己的头砸过的小木桌。然后转头抬起左手像往常一样向对方打了个招呼。“啊,你回来了啊土方白痴213号。”

来者从唇边移开烟卷深深的呼了口白烟,努力压制着不让自己眼角抽搐的太明显。随后扔掉烟头抬脚踩灭,迈步向前迅速抽出刀具向冲田砍去“谁是白痴213号啊喂?!”

双手撑着上身,定定的看着刀剑落下,眼中无畏,不动身形。然后淡淡的脱口说出一句话,使得土方一震便偏了轨迹砍向了榻榻米。

这偏的这么狠你之前是在瞄准哪里啊。

冲田总悟勾唇一笑,再次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生日快乐啊土方先生”

“生日礼物…”冲田微微歪头,挑着眉头瞅着有些呆住的人。在对方的角度可以很好的看见阳光下略露出的那段白净脖颈,“…你接收么?”


)之后请随意的(no)

)崩坏请原谅QwQ

)土方混蛋生日快乐

)土方混蛋快日生乐

)土方混蛋日乐快生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xxxxxx

洞xxx

“……土方狗,我现在要解开你的抖M封印……尽情在蛋黄doge神的蹂躏中享受生活吧!!”

不经意路过某人房间的土方举刀踢开门,愤怒的把刀指向那个带眼罩平躺着(假装)休息的人。满篇肉眼可见的代表愤怒的十字路口,那是某位副长真实的怒意和……“旁白滚!总悟你小子大白天的不做任务在这里开什么乱七八糟的脑洞啊喂?!”

“这不叫脑洞只是一个少年很单纯的梦话啦。”

“这叫做梦话说出去近藤局长都不信啊!……”

“还是说果然还应该改一下剧情比较好呢,比如把土方拉出去这样那样然后这样那样最后怎样怎样的剧情?”冲田伸出食指摆出一脸纯洁无辜的表情。然后他看见土方一脸阴沉的收起刀向自己走来。

貌似作大死了。

“那是不是需要做这样那样的事情来彻底打断你的梦话呢。嗯?”

“总悟。”

#其实只有第一句话是脑洞(ni)#

#有什么不对千万别打脸QAQ!!#

xx与oo

内容和标题没什么太大联系←

这些都是在看完恶徒与巡警那话后的幻想←

人物略有弱气,性格偏差请见谅←

我要发文了请做好瞎眼的准备←







土方十四郎正急急忙忙的向某医院赶去。

就在昨天,还没等真•将军这边的事情解决完,凌晨时分刚要入睡时就被一个下属以直接撞坏门的那种方式破门而入。
“副长不好了!有传信说在一码头发现了溺水的冲田队长,生死不明!”
刚想因把门整坏的理由教训他一顿的土方听到消息后睁大了眼睛愣是没反应过来这话到底说的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呢总悟那小子居然还会生死不明今天不是愚人节随意开玩笑还不快去切腹”的眼神看着传达信息的队员,寻思能不能看出什么破绽后狠狠给他一个爆栗,不过撇到那人额头上满是热汗,衣服褶皱不堪沾满了灰尘,气喘吁吁并且眼神中充满焦急和不安时立刻起身,拽好肩上披着的上衣迅速走出门去。
“这事先不要声张,我去找近藤老大。”

一说好情况后连天连夜赶路终于到了这城市的土方片刻休息都没有就向他们说的那家医院出发。
总悟…………发生了什么事情,去船上埋伏遇到危险人物了?
春雨的…………。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后便不敢乱想,把将军老大蛋黄酱什么的都抛在脑后,踩着医院楼梯三步两步上了楼,右拐,第二个房间,推门进去惊动了病房内的四五个人。山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见土方进来时跳起来冲到土方面前,慌慌张张的好像被当时的情况吓得不轻,但也能三两句简单说清了当时的情形。
了解过程后挥挥手让队员们都出去,搬过凳子坐在床边调整因匆忙赶路有些急促的呼吸,定定的看着那缠着绷带,脸色略显苍白的打着点滴熟睡中的少年。
伤的这么严重,还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吧。不过也就只有受伤时才会这么安静了啊这不让人省心的小鬼。
还是有点担心但比来时放心了许多。几天没怎么睡觉,土方眨了眨干涩的眼睛便想着小憩一会儿。轻手轻脚替总悟把被子重新掖好,坐在椅子上抱着臂闭眼睛就进入了混沌状态。神经突然松弛下来后疲惫感席卷而来,便也就没注意到床上那人已然有些清醒的征兆。

“……土方去死………去死……死…”
皱了皱眉,隐约好像听到什么诅咒的话。难道做梦还梦到被诅咒的场景么,而且还有真实感,好像真的有针在扎自己一样……
不对,不是做梦。
土方猛地抬起头睁开眼睛,看见某个不良少年拿着钉子专心致志的往自己身上扎洞。黑着脸迅速把凳子向后移了半米,盯着对方一脸“居然醒了我还没扎爽呢土方去死”的表情努力平静的问。
“你拿着那个危险物品想干嘛?”
“扎死你实现我的愿……不我只是在梦游而已。”冲田一脸无辜的又躺回床上。
梦游个毛!前面已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了吧喂!!
“梦游那为什么还会回答我的话!”
“土方去死(轻声)。那只是梦话而已。土方去死(轻声)”
“不要整的好像是智能回答机一样啊!而且前后两句是什么!!”
“土方去死(轻声)。主人设置的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机器而已。土方去死(轻声)”
“揍你啊喂!!臭小子醒了就不让人省心。”
顾及到某人的伤势只好强行压下怒气,随意靠在靠背上点上一根烟,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呼出一口烟,如此就安静了下来。
房间内只有吸烟声和被子轻轻拉动的摩擦声,估计是受不住安静死寂的氛围,冲田慢慢开了口。
“……春雨和忍者村众勾结,设计斩下了将军首级,动手的是原将军直属队队长服部全藏。”
“…………”土方深深吸了口烟,耐心的听下去。因为他听着冲田的口气能知道小鬼想说的重点不在这里。
“……啊,当然在潜伏的时候春雨那群混蛋攻进来了所以只能出手了。”
是忍不住就出手了吧……。土方弹了弹烟灰心里默默想着。
“期间也就碰到了那个白痴女的老哥。真是亲兄妹啊,长着一张相同的蠢脸,不过猩猩女带了更多的天真罢了。”
“他说了我坏话,所以我就和他打起来了。”
说不定是你先挑衅的吧喂。把烟掐掉扔进一边的垃圾桶里,土方转过身看着那个平静陈述事情的少年。
“不得不说,虽然长的白痴但毕竟还是有种族优势啊,那只兔子很强。”
“啊对了,土方先生可别不自量力的去战最后被踩成狗……蛋黄酱,副长原型一暴露对真选组的形象实在是不好。”
死小子等你讲完事情肯定要让你给蛋黄酱大神道歉!!!!!土方在心中黑着脸举起刀砍了不知多少草泥马。
“然后他说…………”
“我们两个是同类。”
“是可以不顾其他人死活,寻找着强者,有着杀手的心。”
说这几句话时那少年的表情依旧像是讨论今天的天气如何大猩猩又穿了什么样的胖次一样的平静自然。
“他说那是经历了无数生死战场后渴望鲜血的感……”
那不过也还是一个小鬼。
这么想着的土方一拳轻敲在冲田总悟的头上。
“什么时候你也会这么乖的记住别人的话了啊。”
“我一直都很乖的记住别人的话的,括号除了某个土方混蛋说的蛋黄酱。”
“括号那是什么!!不要说着某个却又明确指出是谁啊喂!!!”
土方头痛的抚额,缓缓的说了下去。
“小破孩就是小破孩,当个队长都当不好还要别人帮着擦屁股呢。”
“谁是小孩……!”
无视冲田有些愤怒的语气走向门口拎起挂在衣架上的制服外套,土方停了停脚步。
“而且你要是真走错了道路近藤老大和我会拦住你的。违反了局中法规的话,我会亲手斩下你的头。”
“…………你打不过我。”
轻哼了一声,打开门迈步出去。
“我去买盒饭。”
然后在关门时留下最后一句。
“同归于尽的实力还是远远足够的,你这个骄傲自大的小子。”
后来留下冲田一个人呆了好久。




最后??
最后他们两个就两相情悦在一起了……咳咳最后土方买了两份盒饭回来后又被冲田狠狠的损了吃饭总要挤十厘米蛋黄酱的习惯。
“你是从狗粮星来的狗粮大使蛋黄酱A梦吧,使命是用蛋黄酱毁灭世界。呃啊我已经中毒了……有谁来救救我我还要保护世界……”←这是嘴里边吃着肉边假装晕厥的冲田总悟。
“你小子今天侮辱了蛋黄酱不下三次了吧是吧?!!!现在用命来给蛋黄酱大神谢罪吧。”←这是愤怒把盒饭放到一旁拿刀指着少年脖颈的土方十四郎。




如此美好的一天不是么。

——end——





#我只是想写一下土方对于兔子哥评论总悟那段话的看法而已不过果然还是觉得差了好多什么东西土方混蛋我对不起你qvq(x)#